更多资讯
访问手机版

家长如何营造平和心态享受“双减”福利 南都云课堂专家开讲

发布时间:2021-09-28 00:27    来源:紫晶泉文化

字体:

原标题:家长如何营造平和心态享受“双减”福利 南都云课堂专家开讲

“双减”落地首个学年,家长的重心应该放在哪?不用担心,南都云课堂开学第一课来了!

日前,新学期第一期南都云课堂正式开课,围绕“双减政策,家长如何适应这些新变化”的话题,南都教育联盟邀请了华师、华农的教育政策研究专家进行解读和指导,为解决教育焦虑内卷提供建设性建议。两位专家分别是华南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治理与创新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余晖、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张雯闻。

聚焦校外治理

“双减”之下更应做好家长的工作,家校社联动共同努力

华南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治理与创新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余晖

南都: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文件公布。与过往的减负政策相比,该政策有何特点和优势?

余晖:此次“双减”政策的一大特点在于它对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系统性治理思路,简言之就是“疏堵结合、内外兼治”的政策设计。一方面,通过提升学校课后服务水平,为中小学生提供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兴趣拓展和社团活动,从而“疏”通课外学习和全面发展的健康渠道,从源头上去治理“学生课后要‘学’什么、‘做’什么的问题”。另一方面,双减政策对于学业负担的“堵”是全方位的,具有“内外兼治”的特点,它既对校内的作业总量及时长进行全面压减,又对校外的培训行为进行全面规范。因此,我很期待这套政策组合拳能够带来更为明显的减负效果,让学生真正从沉重的学业负担中解脱出来,多进行体育锻炼,适当做些家务劳动,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

展开全文

南都:在您看来,校外培训机构盛行带来哪些问题?

余晖:校外培训机构的存在本身并没有问题,目前的问题是出在有大量的培训机构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刻意制造家长教育焦虑、开展功利应试教育、进行超标超前学习。“双减”政策所要治理的正是这类行为,而不是要否定校外培训机构的意义和价值,所以我们要理性看待校外培训机构。

在过去的十多年间,校外培训机构的无序发展的确带来了很多的乱象,破坏了基础教育的良性生态,归纳起来包括四个方面:一是超标超前学习,加重学生学业负担;二是过度逐利行为,增加家庭经济负担;三是功利应试教育,加剧教育内卷趋势;四是逆向淘汰寒门,损害群体教育公平。

南都:教培机构节假日、休息日和寒暑假不能搞学科培训,这是一个治标又治本的方法吗?

余晖:对于教培机构的治理,我认为更多的是一种减轻学生负担的手段,而不是目的,并且为了实现学生的减负需要用到多种手段,而不是仅仅靠治理校外培训机构治理。

有了这个总的判断,就不难发现:教培机构节假日、休息日和寒暑假不搞学科培训,是一种很有效的减负手段,但是除了这一点以外也要有其他的配套政策进行保障。“双减”政策是一项对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系统性治理措施,需要从校内和校外两个方面同时入手。我认为下一步还应该在此基础上突出“家庭”这个层面。在“双减”的背景下,更加应当做好家长的工作,做好家长自身的教育,让促进儿童个性化、差异化发展、实现全面发展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这样的话,家庭、学校、社会三方面共同努力,为孩子创造一个更加健康、更有教育意义的课后学习环境。

此外,对于教育市场而言,确实应当改变当下过度逐利、功利应试的功利心态,回归到促进学生个性化、差异化发展的教育初心上。

南都:在“双减”政策下,部分校外培训机构面临转型甚至关停,个别家长对此感到不适应,对此您如何看待?

余晖:原因还是在于家长的教育焦虑,觉得子女的学习和成就一定要通过上课、做作业、考试成绩等显性形式展现出来,自己才觉得安心。

面对高考中考这种考试筛选制度,家长们还是应当尽可能地保有一份平常心,不要为了迎合考试而把子女推向应试教育的歧途。“双减”政策给学校和学生们创造了一个相对单纯的学习环境,把学生从校内和校外的学业负担重解脱了出来。家长也应当自我营造一种相对平和健康的心态,在面对未来的学业竞争和不确定性时,尽可能地把握好应考准备和全面发展之间的平衡,对考试内容的重视程度要适度,不要“校内减压、校外加压”。

当前,《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在紧锣密鼓地出台过程中,希望随着这部法律的出台和相关家长教育活动的开展,我们的家长们可以更加胸有成竹地应对孩子的教育问题。

聚焦校内减负

家长需重新认识教育焦虑,鼓励孩子以自我发展与幸福为目标

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张雯闻

南都:日前,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加强义务教育学校考试管理的通知》,明确小学一二年级不进行纸笔考试,其他年级由学校每学期组织一次期末考试。您作为家长,如何看待这种减负方式呢?

张雯闻:作为家长,我是100%欢迎该政策,因为这样我的压力小了、担子轻了,最重要的是,荷包可能也会因此鼓一点。但作为政策研究者,我可能会想得更多一点,也会想得更丰富一点。

教育部文件指出,“初中毕业生升高中考试(学业水平考试)外,其他考试不具有甄别、选拔功能”。也就意味着九年义务教育结束时,孩子仍然要面对分流和筛选。那么这一道门槛还在,在职业教育声望暂未提升的当下,我想家长仍然会有升学的压力。也不排除会有个别家长压力之下寻找更为隐秘的路径,这是政策进一步推进,政策制定和执行部门,我们的行政部门需要考虑和防范的问题。

我始终认为减负是一套组合拳,考试是减负的措施之一,但并不能单一通过这一手段减负,还需要多管齐下,多方配合。比如加强家校社合作,引导社会建立更为理性的教育观念和概念,增加职业教育的回报和社会声望,我们的社会形成人人能发挥、行行都出彩的氛围,才能从根本上避免家长的焦虑和压力。

南都:8月26日,广州市教育局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提高教学质量的通知》,为落实“双减”再添一把火。里面的信息点也是非常多的,比如说鼓励实行每周一天“无作业日”、推行“5+2”课后服务模式,甚至还有作息时间安排、考试次数减少等细则。与过往的减负政策以及国家的“双减”政策相比,该政策有何特点和优势?

张雯闻:应该说,这个政策文本有两方面措施,一方面是堵,主要是对补习监管,传统的作业形式、作业时间和作业安排的规定,但另一方面,则是疏,也就是深化课程教学改革,提高课堂教学质量,我想比起堵的措施这是减负得以有成效更为关键的政策举措。应该讲广州作为试点城市,这些政策措施提得非常具体,包括比如规范教学行为、支持教学创新、鼓励因材施教等等,这些措施尤其强调比如利用大数据进行学业诊断,在教育教学方法上持续创新,注重开拓学习和深度学习、注重启发式、互动式、探究式学习等等。一旦学校能够在教学过程中解决家长们配优的诉求,在与校外培训治理、减轻作业负担的政策措施结合,我想政策成效还是值得期待。

南都:在课后服务方面,广州此前也是早就有课后托管服务,包括今年暑假也有相关服务。您觉得,课后托管服务要想做好,重难点在哪?

张雯闻:广州应该是比较早就开始探索课后托管工作。比如从2018年开始,广州市天河区就开始在全区55所公办小学实施小学生校内课后托管工作。

从我们项目组调查的情况看,目前课后服务工作还有几大可改进之处。首先,希望有一定的费用分担机制,比如财政补贴,用来给参与托管的教师进行激励。其次,盘活社会资源,比如之前我们华南农业大学团队也尝试通过公益活动参与到小学的课后托管服务,但我们不是机构,想持续参与这些活动仍然没有配套的机制。第三个就是师资问题,未来课后服务模式大面积铺开,也应该有对参与提供托管服务的教师有资质要求。

南都:作为家长,您对当前部分家长出现的教育焦虑情况,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张雯闻:我是做教育社会学研究的,我常常在思考,为什么当前的家长会这么焦虑?英国学者罗伯特·科尔维尔写了一本书《大加速》,他谈到21世纪是一个“以快代慢”的大加速时代,尽管这是一个前所未有富足的时代,但也是一个争分夺秒,竞争日趋激烈的时代。时代的发展又和中国社会的实践耦合,比如中国家庭结构的变革——只生一个孩子;中国社会分层与流动的变迁——持续增加的中产岗位和大规模的阶层跃升,就更加加剧了家长想赢怕输的情绪。

我希望家长们对这个焦虑的成因有一定认识,要知道这股情绪怎么来,甚至去思考它朝何处去。那么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思潮在转变,中国社会不断变迁,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接下来,经济增加速度可能没有前面几十年那么快,新增的专业技术岗位没有那么多。你的孩子从概率上讲,实现阶层跃升的可能性没有你大,但这并不妨碍他拥有一个富足的、幸福而圆满的生活。

回到人生存的意义上讲,享受当下、享受生活,不以竞争为目标,而以自我的发展、自我的幸福为目标,诗意的栖居,不被任意的思潮裹挟,相信大家都能更好地抵抗焦虑。

统筹:尹来 游曼妮

采写:南都记者 孙小鹏

图片:受访者供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点图文

头条推荐

热图推荐

  • 官方通报“家委会发动家长为教师购礼物”:已退款

  • 【992 | 关注】家委会发动所有班级给老师买礼品,当地教育局回应

  • 官方通报“家委会发动家长为教师购礼物”:已退款

  • 家长如何营造平和心态享受“双减”福利 南都云课堂专家开讲

图文推荐

  • 家长如何营造平和心态享受“双减”福利 南都云课堂专家开讲

  • 长沙航院:让授教者先受教育 辅导员老师的第一课

  • 严厉处罚!天津对校外培训机构开展突击检查!

  • 新华全媒+丨“双减”落地,甘肃这所学校用活校外实践“大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