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资讯
访问手机版

知名编剧杨张邈馨手撕导演郑云,网友惊叹:电影《站住小偷》还隐藏多少黑幕?

发布时间:2020-07-07 14:09    来源:紫晶泉文化

字体:

原标题:知名编剧杨张邈馨手撕导演郑云,网友惊叹:电影《站住小偷》还隐藏多少黑幕?

导演郑云、编剧杨张邈馨

自称“中国微电影之父”、短视频鼻祖的郑云在网络和各大平台网站上大力为自己的电影《站住!小偷》宣传,同时也在快手、微信公众号等开展了几轮公募融资。期间宣传电影8个亿票房收益打底,电影昭告最后一期电影投资总金额为9000万。电影最后于2020年1月10在全国上映。上映7天票房仅86万。这个巨大的差距引发了投资人不满情绪和激烈行为。为了避免事情扩散,郑云提出2年内返还投资人款项的单方面主张,且第一部分投资额返还期限为5月。然而截止到5月底,投资人并没有收到第一笔款项。

作为该电影的编剧和后期执行导演的杨张邈馨,通过社交平台正式向公众揭幕《站住!小偷》幕后故事,原文如下:

2017年7月,我应郑云邀请到北京对其想要拍摄的电影《站住!小偷》进行剧本创作。当时郑云给我看了一个三十四场的剧本。他说,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修改。这个是一个网大电影剧本,当时的网大电影普遍质量差强人意。该片原名《肖申的救赎》,一直未能在网络平台上播放。这个电影剧本相当不专业,甚至有些幼稚,内容极其单薄,完全不具备作为院线电影的基础。据说是花了5000元从一个中学老师那收购来的。我提出另创剧本,郑云并不同意,要求在这个剧本上进行修改,我只能尽最大努力在这个剧本上朝着院线电影的要求进行修改。我每创作一处,他审一处,他不同意的不能用。我竭尽全力在有限的空间跳舞,去创作、饱满、撑好这部剧本。毕竟他说会给我2万元的辛劳费和创作智力投资收益分红作为酬劳。两个半月后完成了创作。在原稿34场的基础上精修再创作,反复修改,形成126总场次的院线级电影剧本,包括剧情丰满、笑梗、冲突设置,当时的笑梗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在今天各种短视频笑梗清洗下,显得有些老套。我已竭尽全力,要知道,对于编剧来说,修改剧本,比新创剧本痛苦。没几个月,我看到郑云在各种媒体上大肆宣传,说这部电影“用了25个编剧,写了七年,并深入精神病院体验生活”。我当时感到心堵,这不是明目张胆地在否定我的成果吗?我立刻向郑云表示我的愤怒。郑云说,这是为了宣传电影。我说宣传电影不能违背事实吧。他说署名就三个,他、我和原告方。朋友劝我配合片方,说编剧拗不过导演的。确实,郑云融到了钱,进入拍摄阶段。
郑云又邀我到电影拍摄现场参与制作。然而整个拍摄现场极其特别。郑云没有对演员讲戏,也没有对拍摄、灯光、美术、服化道作电影艺术上的探讨、细节上定案、质量上的把控,这些应是导演之责。我失望地离开现场回云南家乡了。没几天听说一个大牌演员在了几天就愤然离开了。他的戏是从头到尾的。为此需要修改剧本。郑云又叫我回片场帮助修改剧本。于是,我又回到片场。几天时间改一个从头到尾贯穿的剧本,太不容易了。很多东西只能简单处理,合并到另外一个角色身上。院线电影是不能这样的。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情节牵一发而动全身。然而要求的时间急,能咋办呢。
之后的拍摄过程很胸堵。我提过要进行分镜头的设计,然而没有一幅。电影美学镜头语言在其中未作任何探讨和运用,像电视剧的手法。我提出需要用更丰富的电影镜头语言表达剧情,并没有受到重视。我甚至提过必须跟演员开会,也没有实现。主演们各演各的。
后来,三月份初剪出来的画面镜头缺的厉害。于是由我作了补拍计划。经过三个周期的补拍,电影拍摄环节完成。后期环节漫长,将近两年。郑云关注更多的是特效,因为拍摄的画面问题太多,只有用特效手段去掩盖。作为院线电影,后期是技术与艺术相结合,极其复杂的过程。整个公司电影后期管理工作只有2人负责,人少得可怜。我负责艺术层面的事,在剪辑、声音、音乐、调色、特效、字包装、字幕翻译、海报、预告片所有艺术环节,和所有合作团队沟通,对所有工作进行交付检验、调整,使它符合大银幕电影标准。另一个小伙伴负责后期统筹、管理、转码、交接等技术层面的事,他曾50小时没睡过觉。工作量大和工作指令的反复无常,让他崩溃,之后离职。那时,我大哭。太不容易了,太难了。
在工作室,涉及电影融资,和合伙人对接的小伙伴至少6个。我看他们忙得不亦乐乎。我听说他们说郑云通过快手、抖音、微信公众号向公众融资,把投资人引到微信上进行交易。他们说洽谈的好些微信号被封号多次。他们说跟投资人对接的投资资金总额是9000万,最后一批合同上也是这样写的。他们和投资人沟通,按汇入投资款拿提成。那时,我看到很多快件被寄往全国,据说是合伙人的投资合同。那些东西我是不太懂的,也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我专注于电影的后期工作,思考怎么在前期拍摄素材这样的情况下,尽力为做好电影多下功夫。
上映期,曾从2018年暑假档到2018年国庆节,又改到2019年春节档,又改到2019年暑期档,又改到2019年国庆档,终于在2020年1月10日全国影院上映了。然而我的家乡昆明的排片极少,我的亲友们买不到票,甚至一度怀疑我在北京根本不是在干电影。我上猫眼看来,确实,排片极少,而且是无效场,而且是在偏远的郊县。与此同时,工作室的员工的家乡也买不到票。再与此同时遍布全国的投资人也打电话来问为什么全国影院的排片量那么少。甚至有人驱车200多公里才找到可以看的影院。很多城、很多人买不到电影票,那票房自然就没有。三天票房77万。各种质问、愤怒而来。
工作室归责说这是发行方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很多影院没有排片。而发行方认为拿多少钱办多少事。工作室的人告诉我说给到发行公司的钱是100多万,200万不到。听业内人士说,发行费用一般占投资总额的三分之一。具体里面到底是怎样,我不知道。零零碎碎地听到的东西也不能概括全貌。我只知道,我很失望,甚至绝望。2年半的时间和辛苦,尽是这样结果。
乘着飞往昆明的飞机,我回到了家乡。云南,确实,家的味道。那时正值过年,我聊以自慰,愿未来遇到合适的人,做好的电影。
没几天,听说电影要在优酷于2月10日上线。当时想,过年看的人会多些吧。我通知家乡所有的人看,无论它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做出来的,遭遇过什么,质量如何——毕竟花了2年半的时间,我还是乐于通知我们这个边远地方的亲朋好友看到,也看看他们身边有个在北京做电影的人。与此同时,令人想不到的是疫情袭来。全国万众一心抗击疫情。电影院和所有娱乐场所都关了。举国居家。网络电影观看率爆发性增长。
然而,电影改到3月15日在腾讯视频上上线。
无语——完全的无语。这段全国居家密密麻麻翻看网络电影的时间又过了。
3月份,我的亲朋好友已开始工作忙碌了。而且在2月时,他们看网络上的电影太多,心智已经饱和了。所以,他们只简单地说,有空看吧。

当真相被曝光的时候,结果往往都会令人唏嘘,相信大家对这部宣传“投资总金额为9000万,8个亿票房神话”的电影有了新的看法。欢迎广大网友在评论区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点图文

头条推荐

热图推荐

  • 【晨阳笔记】2020年中级会计职称两科晨阳笔记思维导图

  • 727名上音学子“云毕业”,廖昌永寄语:常回家看看

  • 毕业生用Excel制作毕业照合成器爆红:人人都是C位

  • 中科院报告五大维度描摹K12在线教育消费用户画像

图文推荐

  • 中科院报告五大维度描摹K12在线教育消费用户画像

  • 棕榈大道留学 丨 在7年蝉联Top1的IOE学院 UCL教育社会学就读体验

  • 办好职工群众满意的教育

  • 山东落实高校绩效工资分配自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