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资讯
访问手机版

井陉人抹不掉的童年记忆:滚铁环

发布时间:2020-06-08 06:35    来源:紫晶泉文化

字体:

原标题:井陉人抹不掉的童年记忆:滚铁环

风吹童年,日子也甜......

编者按:

马上就要“六一儿童节”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特推出一篇回忆儿时的文章:《滚铁环》,以飨读者。

展开全文

难忘童年的游戏:滚铁环

文:赵鹏飞

时光的小蹄子踩得岁月的马达声“达达”作响。这弹指一挥的时光,流失得让人心里发慌。掐指一算,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到现在也将近五、六十岁了的年龄了吧。

一代人终归有一代人的特殊记忆。

而我,作为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最难忘的还是童年时代的游戏:“滚铁环”了。

说到铁环,大家不会陌生吧?

最常见的铁环有:木桶的铁箍,那是用来箍木桶的,以保持木桶的耐用与长久。但是,这样的铁箍太难找了。它只能从废弃或者破旧的木桶上拆卸下来,当做铁环用。

还有一种就是焊接的铁环儿,拎起来比较轻巧的那种。

滚铁环作为童年时代的游戏,大约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农村里开始的,风行了几年之后,就不多见了。

在童年的记忆里,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铁环来玩,简直就是一种奢侈。

那时,村里滚铁环儿的发小太多了。一放学或者到星期天,村里满大街滚铁环的发小很多。我现在还能叫上他们的小名来:比方海良、占娃、随树、二臭......等等不下十来人,他们都是忠实的滚铁环的爱好者和铁环的持有者。有时候看着他们不仅可以满大街的滚着铁环疯跑,还可以到学校的操场上,进行竞技比赛,看看谁最先跑到终点,真是眼气死了。

记忆里,海良的铁环最好。

有一次,几个发小按照事先的约定在学校操场里比赛滚铁环,沿着操场跑完三圈之后,作为第一名的海良,把那个铁箍拎在手里,气喘吁吁地自豪地说:他的铁环就是他的父亲将家里废弃木桶的铁箍摘下里让他当铁环来玩的。

这时,我才注意到他的铁环与众不同:宽约3cm,不仅接地面积大,滚起来还特别稳当,不易倒;最重要的是它没有结头,握在手中,便于推动;它还有另外一个特点:硬度适中,不宜跳跃,便于掌控。看着他手中的铁环,听着他的吹嘘与显摆,我自然羡慕的要死的样子。

而占娃、随树等几个人的铁环,就是自然焊接的那种。焊接的那种,跑起来比较轻巧,遇到小石头之类的也容易发生颠簸和倾倒事件。

此刻,他们几个也围过来,看着海良手中的铁箍铁环儿,那种厚实和硬度,他们和我一样羡慕的要死。可悲的是,我没有自己的铁环,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一个铁环。

看着他们手中的铁环,和握在手中的“u”形的“车把”。我自然羡慕的更要死。心里只想:什么时候能够拥有自己的一个铁环来玩呢?

有一次,我蠢蠢欲动,想把家里炉子上的铁圈儿取下来,当做铁环来使用,但是怕父母看见,终究没敢这么做。

有好几次,我悄悄跟随担茅粪的赵大爷走了很远。因为,我发现他的粪桶子的外面箍着铁箍,就是海良用的那种铁环。心想,要是哪一天,他的粪桶子坏了,我好跟他说一声,让他把箍着的铁箍卸下来给我当铁环用,但是,这个愿望很快就落空了。因为赵大爷的粪桶子箍的特别结实,要坏,也得等到猴年马月了。总不得去偷人家的铁箍吧?但是,那时的我,确实动了贼心。

怎么办呢?当我把心里的想法告诉父亲的时候,父亲沉默了许久,他说,这事情,不好办,得求人。但是父亲最终还是答应了。

这期间,我一直跟着村里的发小跑。因为,他们手中的铁环,一直是我梦里的牵挂。睡梦中,都能听见铁环滚动的声音,我就像跟屁虫一样,跟在海良、占娃、随树、二臭.....的后面,跑动的喘息声,晃动的村庄,晃动的小身影,滚铁环时的呐喊声......永远是我童年时代不可磨灭的记忆。

这种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

终于,有一天,父亲下班回家后,给我带回来了我梦寐以求的铁环儿。父亲说,这个铁环是他委托一个在6410厂上班的朋友做的,我这时才知道,班上的一个同学他爸在6410厂子里上班,父亲是他的班主任。父亲明显动用了这样的关系。6410厂是军工厂,离我们村子里也就3公里远。父亲说,这个铁环不是普通的铁环,它是用比较粗的钢筋做的,结头焊接的小而光滑,看起来比较结实,和其他伙伴的铁环相比,我的更显得“高级”一些。

记得当时拿住铁环的那一刻,实在是兴奋到了极点。我爱不释手地握在手里,抚摸着,打量着......就连吃饭也在身边放着,生怕它跑了一样。

心里想,明天就可以和海良、占娃、随树、二臭他们在一起滚铁环了。虽然,我的铁环是焊接的那种,不是担茅粪的赵大爷外面箍着铁箍的那种,也自然就不是跑第一的海良的那种铁环。后来我才知道,我的铁环的是“超级硬”的那种。

是的,我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铁环了。我终于可以满大街的遛铁环了。

可是,铁环有了,得有一把滚铁环的“车把”吧。

父亲找来一根比较粗的铁丝,用一把大号的铁钳子把它弯成了“u”形,再把铁丝从“u”字母右边的顶端成90度角折回来,大约和我的手臂一样长,然后再弯成一个手把,作为“车把”。怕我勒手,父亲在“车把”还缠了布条。

我终于可以滚铁环了。第一次握着“车把”推动着铁环在“u”形铁丝圈内滚动着行走,那种感觉好像自己驾驶了一辆“宝马”似的。我握着“车把”控制着铁环滚动的方向,那种感觉爽极了。它可直行、可拐弯,特别是铁环滚动时可听见铁环与地面及“车把”与那“u”形的铁丝相互摩擦的声音。这种声音就像发动机的声音,让我激动不已!

我至今记得和海良他们一起滚铁环时的情节。在学校的操场上,海良手把手地教我如何滚铁环。外围的占娃、随树、二臭一边看着我的“新铁环”一边看海良如何教我:滚铁环不是随便可以滚好的,它需要一定的技巧。当时,我还不懂啥是“技巧”一词。这话从海良嘴里说出来,让我对他这个平时在课堂上因为回答不上老师的问题来而变得满脸通红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其技巧的关键是用左手提着铁环的顶部放在前方,然后将铁环与地面接触的那个点到你右手握的“车把”与铁环接触的点要在45°-55°之间,然后左脚在前,右脚在后......”

海良一边说着,一边示范着:提铁环顶部的左手往前一推,右手握住铁环钩也就是“手把”一定要紧贴着铁环,铁环在前滚,人跟着往前跑......记住了没?记住的话,你试一下。

海良一边说,一边随着我滚动的铁环在我的身边跑动,那架势就像是师傅在手把手教着徒弟一样。

海良教的认真,我学的认真。他为什么教我,从他将我的铁环拿在手中反复左右来回的看了一遍又一遍的样子,透过他发光的眼神,看的出,他在是羡慕我的铁环“与众不同”。

海良一再问我,你的铁环从哪里来的?质量真是上乘!我实在不敢说出真实的情况。只说是父亲花钱买的。海良此刻不吱声了。

“假如你掌握不到技巧,铁环是一滚就倒,滚铁环不仅玩的是乐趣,更是对你掌握平衡技巧的一种考验。”

这是对海良教我滚“铁环”时超高级的“理论”总结。尽管海良的话,当时我还听不明白。因为,我只顾着按照海良的指导学习滚铁环.....我一边滚,海良在一边指导.....就像陪同的教练一样,他教的认真,我学的认真,时间不长,我就完全掌握了要领,驾驭起来,就像轻车熟路一样了。

当时,还有一种自制的“铁环”,大都有一个大的接头,不如焊接的“光滑而圆润”,滚的时候“接头”部分碰到“手把”的铁环钩,整个铁环因为“接头不光滑”就立即倒地......

我在掌握了海良教授的技巧并且玩正起兴的时候,后面来了个新的“玩家”三臭,他的“铁环”一开始滚动的时候,时不时“铁环钩”就碰到了“接头”,这时候,铁钩与铁环就会脱离.....引得海良们冲着三臭哈哈大笑。

这时,三臭木讷地来到海良前,眼睛直盯着我的铁环.....这时的我,眼巴巴地看着海良他们就会朝着三臭一顿乱吼:什么破玩意儿,去让你爹给你整个新的铁箍那样的铁环儿!

终于,我也可以和海良们在一起参加“滚铁环”的比赛了。

有时,我们一放学,就三三两两聚在村里的麦场地,摆开架势,自定规则比赛滚铁环。为了展示自己的技艺,我们有时会在现场,摆放几块石头作为障碍物,石头的间隔不能太大,距离要恰到好处,比赛要求由海良规定,每个参赛人员必须按比赛规则绕着石头前行,看谁第一个滚到指定位置,比赛的参加人员每人自带一块干粮,馒头最好,实在没有馒头的,玉茭面饼子也行,作为对获奖者的奖励。

记得有一次,海良为了争第一,人跑得太快,铁环更快,一不小心就碰到了摆放的石头上,铁环撞飞了,铁良整个人被反弹回来的铁环撞在了腿上,随后疼得他倒在了地上.....但是他却忍着不哭,大家跑过去一看,裤腿下面的血都流出来了。海良的铁环是铁箍的,难怪那样撞击的那样重。但是,当我们都拿出自己带的干粮来,一个人掰半块给他的时候......此刻的海良,我的教练,却疼得哭出了声音来......

那年,我9岁,海良11岁。占娃9岁。随树12岁。二臭10岁,三臭最小:8岁。

三臭不是二臭的弟弟。我说的都是他们的乳名。

如今,网络游戏漫天飞的年代,年轻的一代很少有人知道滚铁环的游戏了。只是,这种游戏早已镶嵌进了记忆的深处,成为了那一个时代特殊的乡愁符号和难忘的记忆了。而我的师傅海良及其他伙伴,他们生活的还好吗?真的,很少见到他们了。

作者简介:

赵鹏飞,艺名:雨润芳菲。河北省作协会员。河北井陉人。作品散见各类文学期刊。著有诗集《诗歌的白马》《安放》。目前主要写作《朝花夕拾·西元村记事》系列回忆文章。

来源:苍岩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点图文

头条推荐

热图推荐

  • 如何让牛人心甘情愿为你打工?"全球最佳CEO"的15年人才管理经验

  • 母女社区值夜勤 丈夫带队援湖北

  • 记者手记:难忘的一课

  • 邵东市首届“最美佘湖山”诗词书法摄影大赛举行启动仪式

图文推荐

  • 邵东市首届“最美佘湖山”诗词书法摄影大赛举行启动仪式

  • 本公司恕不录用吸烟者:日本禁烟运动与文学中的抵抗之声

  • 艺术家如何定格童年

  • 2020年第五届普洱茶分享会暨冰岛五寨专题分享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