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资讯
访问手机版

春天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03-27 00:59    来源:紫晶泉文化

字体:

原标题:春天的故事

张飙,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

漫画:程璨

编者的话

春天来了,风和雨都变得与冬日不一样,甚至邻居家那只令人讨厌的孔雀都有些不一样了。春风正在吹走那些压力与害怕,冬与春在交替更迭中,正释放着越来越多的温暖。在这个万物生发的季节,我们一起去播种希望,一起去寻找春天的故事。

扫码可阅读《中国青年作家报》电子版和中青网作家频道,那里是一片更大的五月花海,为你的小说、散文、诗歌、剧本、随笔、日记等提供成长的园地。

------------------------

春天的歌声

范墩子(27岁)

大地总算把攒了一冬的悄悄话,朝着山谷深处喊了出来,当山谷对岸传来黄鹂鸟那悠扬的歌声时,沟野就在不知不觉中绿了起来,连花儿都在夜间偷偷地开放了。现在顺着小路走在沟里,阳光温柔,满目青翠,鸟声填满了大地的每一处缝隙,树木也都抽出了嫩绿的芽儿。牧羊人就坐在柿子树旁边的大石头上,循环收听着手机里的秦腔戏,羊像孩子一样躺在春天的怀里。

春风朝绵长的沟道间呼呼地吹起来,把那些还在冬月里熟睡的莎草都给吹醒了,小溪更是卯足了劲朝着落日的地方流去。羊也在辽阔的草地上撒起欢儿来,在沟原上头朝着蓝晶晶的天空咩咩叫上一阵,又跑到沟底的小溪边咕嘟咕嘟饮上一肚子的清水。野兔、黄鼠狼和鼹鼠从洞穴里伸出脑袋,大口大口地吸着青草的香气,昆虫们也藏在草丛深处,跟着羊群一块儿叫。

沟里响起了春天的交响乐。春风听见了,就躲在树背后咯咯地笑起来,笑上一阵后,春风就把这些声音带到了远方,给山神去听,给那些还尚未苏醒过来的土地听。蝴蝶和蜜蜂飞来了,跟在它们后面走呀走呀,只见它们飞了不久后,就落在了半坡的油菜田里,原来它们是嗅到油菜花的清香味儿了。鹅黄的油菜花很快就占领了沟野。不得不说,油菜花的开放点亮了春天的土地。

跟着羊群往林丛深处走,不时会被掩埋在雪白的杏花里,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树上落了雪团呢。伸长脖颈去看,发现密匝匝的杏花就如同洁白的棉花,那些挂在枝头还尚未开放的花骨朵,还带着淡淡的粉色,煞是可爱。有三五个姑娘就围在几棵杏树跟前,她们不时会将摘在手里的杏花撒上半空,姑娘们的笑声就混着棉团似的杏花落了一地,碰得地面都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声。

傍晚,暮色四起,西天的红云还尚未完全消散,牧羊人就对着半空打上几声响鞭,羊群就从沟底上来了。接着,他就吼起粗犷的秦腔戏,吆着羊群顺着弯曲的小道回家去了。那个时候,山沟里尚未黑透,春风还在吹拂着,吹呀吹呀,草木的嫩芽儿就从地缝里冒出来了,吹呀吹呀,吹得大地的脸就皱起来了,直到后半夜下起第一场春雨时,大地才朝着山影再次露出了笑脸。

展开全文

春雨把天上的事儿可全都告诉给大地了,大地抖抖僵硬了一个冬天的肩膀,躺在夜晚的怀里听春雨的故事。沟风像布条一样在空旷地带飘扬着,那些白天唱累了的鸟儿就睡在高高的树杈上,春雨淋湿了翅膀,它们就在梦里抖抖翅膀。现在只有猫头鹰依然在深沟的林丛里啼叫着,叫声回响在幽深的沟野里,衬得夜晚格外宁静,侧着耳朵去听,就能听到春雨刷刷的声响呢。

到后半夜时,春雨就停住了,但大地可都被润透了呢,草木和小虫子都喝得饱饱的,清晨时分,连夜里的雾气都消散了。渐渐的,青褐色的云层下面就露出了朝霞,没过多长时间,太阳便高高地挂在空中了,春天的大地终于展露在了太阳面前。草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风从对岸吹过来时,就抖落在了草木的根部。经过了春雨的洗礼,鸟儿们这次也都卖命地啼叫起来。

朝远处望去,只见群山都盖上了一层淡淡的雾霭,雀鸟急匆匆地朝山那头飞去。草木就更青翠了,整条沟道也明净了许多,柳条儿尽管还没有完全绿透,但抽出的嫩芽却在阳光下像碧玉一样闪闪发光。羊在吃草前,甚至还要闻闻青草的香气,羊羔们则慢慢地咀嚼着草叶,生怕这扑鼻的草香被春风带走了。山崖上、沟道间处处可见嫩嫩的枝芽,迎春花也早早地开放了。

春风把寒意都赶跑了,田里的麦苗更绿了,鸟声也清脆了,连背阴地里的枯枝也都露出嫩绿的芽儿,春天是实实在在地到了,空气中弥漫着土地的泥腥味,但这种味道可不叫人生厌。乡人们早早地下到地里,准备起一年的农事来。春天的歌声是真真切切地奏响了,人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只有懒汉才躺在家里睡大觉呢。人们可都知道,春天是播种希望的季节呀。

(范墩子,2015年毕业于沈阳理工大学材料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获首届陕西青年文学奖,已出版短篇小说集《我从未见过麻雀》《虎面》。)

相约春天,与你同行

程斯佳(26岁)广九客运段列车员

万木沉酣新雨后,百昌苏醒晓风前。四时可爱唯春日,一事能狂便少年。春暖伴花开,疫退愁云散。今年的春分,苏醒的不仅是万物,还有在疫情之下噤声的城市。当樱花染上粉红渐曳的身姿,我们相约春天,绽放属于友情的绚丽之花。

从3岁到26岁,从学生到步入社会,儿时形影不离的玩伴,如今各奔东西。我的闺蜜谢雨成了湖南省宁乡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白衣天使,我独自来到了广州,成为了坚守铁路一线的微笑服务者。时间与现实把我们推到了不一样的人生轨迹上,我们在不同的河流中奋楫前行,直到2020年的这场战“疫”打响。

3月2日,谢雨接到通知要前往长沙新冠肺炎定点医院重症病房支援,在担心她有感染风险的同时,我心中也有无限自豪与欣慰。她在战“疫”一线冲锋抢救病人,我在保运输保生产的后方坚守岗位,这样,我们俩算是在长大之后来了一场相隔百里的“战疫之约”。

相约春天,让春风吹散那些遗憾与后悔。谢雨告诉我,当医院第一次发出号召需要人员支援武汉时,她因顾念家中刚满周岁的孩子,一时犹豫错过了报名。3天后的凌晨两点,她给我发来了信息:“老佳,我总觉得自责,总觉得我本来可以为武汉出一点力量,但我发现自己内心有一丝丝自私,早知道我当时就要毫不犹豫地报名。”因一时犹豫而错过支援武汉的她,陷入了深深的不安与自责中,而我多想告诉她,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早知道”呢?这才是我们平常的人、我们平常的生活,没有那么多无所畏惧、毫不犹豫。

不久后,当医院第二次发出号召,她毫不犹豫第一时间就报了名,用半天的时间收拾好家中女儿的奶粉、衣服,把女儿送回了婆婆家。然后自己收拾好衣物,甚至来不及告诉自己家中的父母,就这样冲在了战“疫”最前线。纵使千万人义无反顾踏上战“疫”征程,但是人终有情感,所以总归有牵绊,我们都只是这芸芸众生中普通的一员,她的那些纠结、那些后悔、那些深思过后的义无反顾,恰恰让我看到了一个普通人人性中最真挚的美。

相约春天,让春风融化那些牵挂与内疚。疫情来势汹汹,大年二十九从家里赶来广州上班的我,还和家人约定3天后归家补吃团圆饭,却未曾想至今我都还没有回家。离家几百公里,能回却不敢回,怕与外界接触太多的自己成为传染家人的隐患,这份牵挂与内疚难以言说。但我知道,春天已经来临。

相约春天,让春风吹走那些压力与害怕。谢雨对我说起她的压力与担忧,穿着防护服会有视觉盲区,在护理的过程中要万分小心,不能碰到病人的插管。所以她要打起一万分的精神,去护理病人。但在这个时候,我只想化身为她的“私人保健医生”,好好地叮嘱她,一定记得要好好休息,按时吃饭,相信自己,用心就是最好的护理。

相约春天,让我们一起坚定地拥抱那些热爱与信仰。曾经,我与谢雨是被大人们悉心保护的孩子,我们一起学会读书写字、为人处事,现在的我们正在抗击疫情的沧海横流中共同成长、奋起,青年的我们也正如这永不会来迟的怒放春日,奋斗之我,会一直与你同行。

这是一首90后的赞歌。主题突出,语言朴实,情节感人,充满着责任与担当。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两个小姑娘,突然间长大了,她们毅然丢下孩子、远离父母,勇敢地奔赴抗疫一线。围绕“相约春天”主题,展开诗情化的翅膀,灵动、深化了文章表达,让故事和文字呈现出丰富多采的姿态。春风化雨,春风多情,春风壮胆,春意绵绵。拥有春天,你就拥有了这个世界。这就是文章的真谛和境界。

(点评人:王雄,作家,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主席。著有长篇小说《汉水文化三部曲》、《〈红楼梦〉写作之美》等。)

冬与春的温暖交响

高乐乐(16岁)武汉六中学生

神明似乎总是在用困难提醒着人们生命的价值、团结的力量,让人们终于得空在这飞速发展的时代,慢下来看看身边的你、我、他。

三月的武汉,春风即将吹散阴霾,但那些不眠之夜却依旧清晰,春天的暖和冬日的寒,都在心间。

我还记得冬日里的寒——手机疫情地图上,湖北成了深红色的重灾区,武汉更甚。这座城市,生病了。

我还记得冬日里的暖——有一群人,他们穿着白大褂,履行着医生的职责,扮演着战士的角色。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钟南山院士,图片里的他靠在高铁座椅上交叉双手,难得一刻小憩。

另一张照片中,钟老双眼含泪,眼角泛红,双唇紧抿,眼神坚毅,他在那次采访中坚决地说:“武汉一定能过关!”还有那些数不尽的、前赴后继的“逆行者”。封城后,小区配了专门的约车司机。偶然一个机会,我从小区的大门前路过,短短十几秒时间,我目睹了一位大叔,拿着刚从药店买回来的新口罩往司机手上塞,司机穿着防护服,憨憨地弯腰道谢,只用听就能体会到,双方的对话里透着别样的理解、安慰和期待。

冬与春,在交替更迭中,释放着越来越多的温暖。还记得有一段时间,医院人手不够了,开始向环卫集团求助。妈妈和十几个同事都报名前去,成了志愿者。我知道,她每次看到那些在她眼里还是孩子的护士拼尽全力时,总会泪流满面。我知道,妈妈和他们一样,都得和时间赛跑,跑赢时间,抢回更多的生命。

这次疫情并不让我们感到惶恐不安,反而只觉情满人间。我坚信那一天,已经快要到来:在春天某个晴空万里的日子里,灾难已被清场,我们哼起轻快的曲调,寻找那些原本被我们忽略的美好……

(指导教师:陈莹)

春日里的孔雀

张思扬(18岁)西安交大附属中学航天学校学生

从大年初一那天开始,家里人仅仅在一日两餐时短暂碰面,简单地交流一下每天已经从互联网上阅读过几遍的信息,无非是这个城市又新增了多少数字的病人,以及又下单了几个口罩。而产生的同情或恐慌的情绪,伴随着食物送下肚子就也一同消失掉了,我们又回到彼此的房间,进行着又一天的冬眠。整个城市的状况应该也大致和我的家类似,人们依靠着碎片化的娱乐维持着安逸,以便让冬眠进行下去。

直到一天我看到日历底部浮现出立春的字样,令我多少有些突兀与怀疑。打开电脑准备上网课时,班主任又强调了关于高考的倒计时,这时才有一种消解时间的罪恶感涌了上来。我在午饭的餐桌上宣布这个消息,但很快就被咀嚼声所吞没——在碗筷碰撞声音的掩饰下,我感到春天又离我远去了——又或许是我太心急了,诞生了几千年的节气在当代似乎并没有那么准确了,屋子里还是有着暖气烘托的温热气息,屋外冬日里没有温度的太阳依旧挂着,没有多余的声音传来,直到那只孔雀“闯进”我家的院子。

我很熟悉那只孔雀,好几年前邻居刚搬进旁边的房子时曾来拜访过我们家,那时他们便抱着那只尚小且绿色,远远看过去像是鸭子之类的动物。之后便很少和邻居有交集,只是偶尔会遇到他们带着孔雀出来散步。我从未敢上前接触过那只孔雀,尽管邻居曾鼓励我上来摸摸,可我仍认为那是一种凶巴巴的动物。

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印象是因为在见不到孔雀的日子里,每隔两三天我总会听到一些奇怪的叫声,那叫声凄厉尖锐,难听至极。家里人一起研讨得出结论是那只孔雀在作祟,这让我对它的印象简直差到了极点,尽管在人们看到它的大多数时间里它有着漂亮的羽毛和优雅的步伐。

“那只孔雀究竟是如何闯进我家的院子的?”事后我曾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刻研究,隔墙很高,大门紧闭,我实在找不到一个它可以合理进入的理由,它的翅膀似乎并不具备能飞过近两米高的隔墙的可能。但狗急了也会跳墙,而孔雀这样高贵的动物,又怎么能被一道墙挡住呢?

于是,这只高贵的老孔雀就在这样一个算不上春天也算不上冬天的中午,翻过了对它来说难以逾越的隔墙,来到了我家院子里。那时我正在二楼的卧室躺着,听到越来越近的凄厉的叫声,夹杂着像老头一样粗糙的喘息,我便打开窗户,看到它步履微颤地在我家院子里走来走去,弯曲的脖颈上小而秃的头颅乱转,像是在审视些什么。

我立刻下了楼和它碰面,打开门时我还带着礼节性的拘谨,而它则直接忽视了我,随意地把它老而灰暗的羽毛抖在地上。我不知道它这时要做些什么,它也不知道我要做些什么,我们两个就那样站着,春天就近了。

春雨

王子敬(25岁)中铁电气化局职工

白天已见枝条上吐出了粉红色的苞蕾,知道春天来了。

从傍晚开始,如丝似柳的春雨就淅淅沥沥地飘来,伴着湿润的风,把人们连日来的恐惧与忧虑也抚平了几分。

关于春天的印象总是能和雨联系在一起。大约惊蛰前后,常常是在不经意间就下一场小雨。有时在路上走着走着,就能感觉到细密的雨丝带着潮气打在脸上,似有还无。如果再吹来阵阵微风,朝前紧走几步,体会雨中穿行的惬意,正似王维所写的“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

到了夜间,雨仍未停。若住处旁恰好有片池塘,伴着此起彼伏的蛙声睡去,做个香甜的梦,更不失为一种享受。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刚刚复工的我,按照北京市的要求,只得隔离在屋,自然无处去寻池塘与蛙声,也就无法饱尝这春雨和春意了。闭着眼躺在床上,静听窗外的雨声,脑海中浮想,家乡路旁的柳树抽出新芽了吧;在河底猫了一冬的鱼儿也该游动起来了吧。站起身,透过窗户,望着被雨沾湿后更显靛蓝色的马路,街上本就行人稀少,被雨这么一冲,更显清静。有数的几把或白、或红的伞,在靛蓝色马路的映衬下,倒是显出些许春的气息。

和冰冷、僵硬的冬天不同,春天本就是个生动的季节。她的一切,都萌发着初生的活力、温暖。如今,越来越多的人们从封闭的家中走了出来,奔赴自己的工作岗位,用智慧与汗水推动社会继续前进。大地从一片沉寂中苏醒过来,就像一头蛰伏的巨龙,正在舒展筋骨,迈开步伐,一点点地跃动起来。办公室内、施工现场、各行各业的人们在忙碌的同时,看着日渐回落的疫情态势与不断增加的康复病例,虽然都还戴着口罩,已然藏不住脸上洋溢的笑容,毕竟春天来了。

春天的韵味,在于万事万物都焕然一新、茁壮成长。新冠肺炎疫情的寒冬过后,我们的力量正汇聚成无声落下的春雨,洗净了疫情的阴霾,使这个世界显得更加透亮。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冬去春来,中国依旧稳健地走在路上!

春天蓬勃的秧苗,要有温暖的阳光,更需要春雨的滋润。这篇《春雨》写出了人们热爱生活的春天心声,也写出了我们乐观向上、勇于奋斗的精神。新冠肺炎疫情阻止不了我们走向新的征程,只会使我们更加团结一心做好复工复产工作。体味春天的韵味,建设更美好的生活,我们一起,加油!

(点评人:巨晓林,最美奋斗者、改革先锋、全国劳动模范,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兼),中国中铁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接触网工匠技师。)

摸云

——献给12岁生日的我

王姝(12岁) 满洲里市第五中学学生

我想在流星雨前摸云,

一朵,两朵,三朵,

云忽然从我指间滑出,

它离开我去飞翔了,

飞向它心中的银河——

那是星星的家。

我想在老杨树下摸云,

四朵,五朵,六朵,

云儿万分依恋我的肩头,

碰了碰它便睡觉了,

梦里有外婆讲的故事——

那是外婆思乡的愁。

我想在书海里摸云,

七朵,八朵,九朵,

云儿钻进书海里遨游了,

书变成了一个奇妙多彩的世界,

荒凉的月球,神秘的海底,消失的恐龙……

那是科学家待解之谜的潘多拉宝盒。

我想在妈妈怀里摸云,

十朵,十一朵,十二朵,

十二朵云,

十二个春去冬回,那是妈妈手上的茧,眼角的纹,

十二个我,

十二个千变万化的小姑娘,那是妈妈的幸福和骄傲。

我摸的云儿长大了,

有风可以自由的飞,

有雨也要不断的前行。

因为它相信,

风雨之后终有阳光在等待。

(指导教师:吴 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点图文

头条推荐

热图推荐

  • 著名陶瓷艺术家李林洪逝世,享年79岁

  • 盘点首季中国外交:开启中缅友好新篇章 抗击疫情展现大国担当

  • 纽约州长请求全美医护人员支援:我们会报答的

  • QQ音乐与滚石唱片全方位战略合作 传承华语音乐

图文推荐

  • QQ音乐与滚石唱片全方位战略合作 传承华语音乐

  • 张国荣逝世17年,为什么依然被铭记?这些爆笑趣事告诉你

  • 广揽国内知名喜剧厂牌,抖音直播如何打造线上剧场

  • 国家卫健委:昨日新增确诊病例48例 均为境外输入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