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资讯
访问手机版

为了“快乐”,我们都曾做过小丑

发布时间:2019-12-03 16:23    来源:紫晶泉文化

字体:

原标题:为了“快乐”,我们都曾做过小丑

我们想要的“快乐”为什么会带来如此的“痛苦”?

——看《joker》有感

在看《小丑》这部电影之前,刚好和一位朋友聊起童年往事,这位朋友提起她小时候经常被父母棍棒教育的经历。我们使用了一些心理学技术觉察其中的某个事件。

她说:“…其实就算是现在,不管做什么事,我都觉得有人会攻击我、惩罚我。为了避免攻击,我就先讨好他,接着我又会想去控制他,我很矛盾,感觉自己很失败,什么都做不好。…"

这位平时爽朗的女性,一边说着一边像孩子一样地哭着。我并没有阻劝她,也许她难得痛快地哭上一次。作为心理工作者,我也知道她的故事并不特殊。有童年创伤的成年人,内心的伤痛如果没被修复便会一直产生影响。一方面保护自己,锻炼各种“本领”,一方面会让被压抑的需求变成期待。待成年后,它带着各种面具出现在成年的生活里。这些面具并不能真实地表达内心的感受,甚至会带来更多的问题,其中不乏自我欺骗、自圆其说、孤芳自赏、蓄意报复、唯我独尊,有人干脆走进异常的世界,甚至结束了生命。

电影《小丑》把这些集合在一起,让一位小名是“happy”的精神病人亚瑟在现实和想象中交错演绎,伤痛备赤裸裸地揭开了。

——————————

来看看《小丑》的大致剧情。

主人公亚瑟是一名职业小丑,他每天画上小丑的妆容,在喧闹地街头高举广告牌蹦蹦跳跳,匆匆行人不会在乎他在做什么,除了那几个抢走他的广告牌、在过道里对他拳打脚踢的少年,那些少年说他“是个废物,一事无成"。

展开全文

亚瑟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底层,他拿着微薄的工资、受到同事的算计、被欺负时无人帮助,和母亲相依为命。他照顾母亲,母亲叫他“happy“ ,说他会给别人带来快乐。

在电影的前半部分,亚瑟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在孤独、渺茫的生活里忍受着痛苦、怀抱期待。小瑟的期待是什么?在他和母亲一起观看电视里的脱口秀表演时,他把他的期待表现的淋漓尽致:

他在自己的幻想中来到他的偶像,著名脱口秀主持人莫瑞.富兰克林的表演现场,他登上渴望已久的舞台,获得了偶像的赞许,他照顾母亲的价值被充分的肯定,所有人都为他鼓掌。人类的几个终极幻想:亲情、友情、事业,他在这次幻想中全得到了。

在电影的后半部,他杀死了所有这个幻想中的代表人物。

电影里的亚瑟存在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是现实世界,他住在阿卡汉精神病院;一个是想象世界,他不停地控诉和杀戮。不同世界的故事互相嵌套,时间错乱(电影里多次出现的场景都在11:11点,似乎时间根本没有流逝),地点瞬息而变(镜头在不同场景跳跃,似乎没有真相)。在这两个世界里,他都患有心理疾病,总是不受控制的大笑,整部电影他大笑了数十次,几乎每一次笑声都是他的悲惨事件的纪念,笑声包裹他的尴尬、痛楚、恐惧等各种情绪,也成了他对自我遭遇的同情、对社会的控诉。

总之,电影中的亚瑟不管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想象世界里,他都是不名一文的小人物。按照常理的安排,他的处境悲惨,痛苦应是他生活的常态,如同我们要是看到某个人要啥没啥,便会不自觉地给他贴上不幸的标签。小人物的人生也是经常被忽视的,这个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成功者身上。就这样一个小人物,他却大笑。他有笑的权力吗?悲剧不是他的人生标配吗?

他的笑本身并不合理 ,如同《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这部电影中,主人公松子为了讨好父亲学会了做鬼脸,这个鬼脸让她有了可以被父亲看到的瞬间。虽然,这个鬼脸如同小丑的面具一般带来了都是厄运,但对于他们而言,除此之外,他们还能用什么方式表达想被人关怀的需求,想要得到认可的感受?

毕竟,如果一个人的存在无人看到,如同死亡。

不能顺利表达自我的个体会选择另一种方式展示自己。现在的社会里,玻璃心、杠精、巨婴、佛系、中年油腻、坏人变老…具有代表性又令人无可奈何的社会名词,几乎快要变成社会群体性的狂欢。

-———————-------

回到《小丑》这部电影,它的后半部展示亚瑟恣意的报复,他踩踏淋漓的鲜血,引发整座城市的动荡。而他自述无意制造暴乱,只想追求自己的快乐。快乐,到底什么是快乐?

小瑟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可能这部电影是一位社会底层人士在实现梦想过程中或失败或成功的故事。但小瑟是一名精神病人,他的思维逻辑在社会中不成立,他的疯狂在现实中不允许,同时,他的痛苦扎根在社会里,扎根在人性中。

他在杀死母亲之前,对母亲说道:

“happy?(母亲称呼他)
你认为这辈子我有开心过一分钟吗?
你知道我为什么笑吗?我曾经认为我的生活是一场悲剧,但我现在知道了,我的生活应该是喜剧。”

这段话是亚瑟蜕变的开始。

接着,他(在幻想世界里)杀死了所有伤害他的人,实现了自我精神的强大。小瑟在日记本中写道,"我希望我的死比我的生更有意义"。在这部电影中,”他的疯比他的正常更有意义“。我们是否敢正视他的疯狂?

从精神分析上讲,小瑟所杀了几个人代表着不同的意向:

  • 三位纨绔子被杀,他们代表阶层

这几位纨绔弟子,白天是华尔街精英,深夜在地铁里挑逗女性,凌霸弱者。他们的双面人生代表所谓精英阶层的黑暗面。小瑟枪杀了这几位华尔街人士,挑起了社会不同阶层之间的冲突。

  • 妈妈被杀,她代表母爱

小瑟的妈妈称小瑟为“happy"。表面上这个昵称包含妈妈的期待、鼓励和爱,小瑟童年被虐待的经历被揭示之后,happy这个昵称有了精神分析中具有代表性的无意识动机:期待来自缺失

小瑟在童年惨遭凌霸和虐待,他不哭,妈妈觉得他要快乐,同时这个昵称也掩饰了妈妈自己想要获得快乐时所产生的的痛苦,作为底层女性的她对高阶层异性抱有幻想,在现实中她却和亚瑟一起被自己的男朋友虐待,她允许男朋友凌虐他们,她把自己的缺失带给小瑟,令其痛苦一生。却称呼他:happy。

  • 成功人士托马斯.韦恩被杀,他代表权力和父爱

托马斯.韦恩力斥小丑,他一方面散播普世精神、一方面用强权维护自身的利益。他的言行有众多政治人士的影子,他是不是小瑟的亲生父亲?我们不得而知。小瑟对他的感受却很真实。

当小瑟怀着雀跃的心情去寻找这位他所认为的父亲时,韦恩无情地鄙视他。

当小瑟对着他喊道: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什么都不想要,也许只想要一点温暖,一个拥抱,至少给我一点点尊重,为什么你们都这样,为什么要说我母亲的坏话”。

这位疑似父亲,恨恨地给了他一拳。

小瑟回到家,躲进了冰箱。其实,小瑟所喊的这段话可以作为任何遭受暴力的孩子对世界的控诉,控诉继续被暴力相待,整个世界冷酷如冰。

  • 故意陷害他的同事被杀,代表虚伪的关系

小瑟的两位同事,惯于算计的同事被小瑟杀害,另外一位同事安全离开。小瑟对即将离开的小侏儒盖瑞说: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你是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他亲吻了他的额头。

  • 脱口秀主持人莫瑞.富兰克林被杀,代表事业

小瑟被通知到可以去参加脱口秀表演,正是和富兰克林同台,那个他梦想已久的舞台。在常态的社会剧情中,这堪称一次幸运的机会,是梦想的光照进了现实。而这次小瑟看到了,它只是让他成为真正成为社会关系中的小丑的机会,他不过是被嘲弄的对象。

小瑟在脱口秀现场是电影后半段描述最为仔细地一段,也是小瑟在整部电影中说话最多的一段。

小瑟对主持人的喊道:

“这个可恶的社会体制,你们来决定什么的对错,什么是好笑什么是不好笑……在这个年头,人人都是人渣,能把别人逼疯……”

小瑟坦白是他杀死了那三位华尔街人士,他继续控诉:

”要是我横尸街头,你们怕是理都不会理我,我每天和你们擦肩而过,但是没有人注意到我。但是为什么托马斯.维恩就在电视里为他们哭,他们的命就比我有价值?托马斯.维恩这种人,有替我们这种人想过吗?……

从小瑟上台之前的排练来看,他本来准备在脱口秀的舞台上自杀,最后他用这把枪杀死了主持人。

当小瑟对主持人大吼:

“当你惹怒了一个社会的弃儿、被当成垃圾的人、有精神疾病的人,结果会怎么样?

这位知名主持人骄傲而又厌弃地喊着“快叫警察”。

小瑟的枪射向了他。

这位用自己的口才谋取社会地位的人士,拥有控制语言权的惯性。他并没有错,他只是过于把控表达的权力,说教的权力、评价的权力,他说的太多,激怒了小瑟而丢了性命。

看看这一个个被摧毁的意向,这些建构完美社会的载体:亲情、爱情、事业……它们毁了亚瑟的人生,也被亚瑟所毁。

亚瑟用杀戮结束了自己对所有这些意向的幻想。在他的世界里,母亲不再是母亲,父亲不再是父亲,偶像不再是偶像。这之前要经历多少伤痛和绝望?亚瑟终于成了他自己精神世界里的王者,没有其他,只有快乐?

小瑟说:“我已经厌倦了假装说它(杀死三位华尔街人渣)一点也不好笑,好笑是主观感受……

那在电影面前的我们,是否能够承认:

当亚瑟枪杀华尔街的那三位人渣,我们也会因此升起报复的快意;

我们和他一样,也在追求着快乐,努力地为自己带了无数个叫做“快乐”的面具;

我们和他一样,当追求快乐时,痛苦同时在光线照不到的地方聚集;

面对这位精神病人的呐喊,也许我们会觉得自己也是弱者,和他有类似的感受,如果没有自己的精神支撑,我们可能在亚瑟的happy里陷入绝望。也许我们会庆幸自己不是亚瑟,我们可以评判他的疯狂,诅咒他给我们带来的不安,甚至我们也不管什么真相,他最好呆在精神病院里永远别出来。

小瑟在精神病院了,我们呢?

我们生活在现实里,生活在社会所建构的爱情、友情、亲情、事业的追求里。如果我们同小丑一样追求快乐,又反而被痛苦所追。我们是否还有出路?快乐转眼即变,真相层层叠加。为什么我们那么执着地想要快乐?想要快乐的同时,又牢记自己的痛楚?

是否是因为

在我们想要快乐的同时,内心就认同了伤害和痛苦!

为了快乐,我们都曾做过小丑……

———————————————

回到我和朋友的那次聊天。平时我们很少表现自己的痛苦和无助,因为专业的关系,我经常在生活中看到无意识对人的捆绑。

开头提到的这位朋友哭诉她对批评的恐惧;有人诉说过她对丧失自我的恐惧,因为她有一个事事代劳的母亲;也曾经有人说他无法进入一段亲密关系,因为他从小所体验到的亲密关系都是痛楚;刚才看到网络报到一名网红绘画师家暴,他自述难逃童年阴影,因为从家庭里习得了以暴治暴,虽然他的画那么的唯美,却仍然比不上痛更让他刻骨铭心。

这些和过去捆绑的意识或者无意识,无一例外都在追求快乐,带着对痛苦的逃避,似乎是一台早年就被设定好的机器,之后只不过是上个发条,它自动按照这个模式运转,反复者,在爱与恨的体验中交替着,耗尽此生。

我们为什么那么想要快乐?

如果我们期望的东西总是事与愿违,我们是否会想过,所追求的东西本身就是错误。

我们想逃避痛苦的同时,是不是已经被社会所设定的、名义上的快乐所绑架?小丑的杀戮和控诉揭开了根深蒂固的集体意识在其导向性背后的一面,而这个巨大的束缚不仅捆绑亚瑟,也捆绑着我们。

个人认知能有限,无法在强大的集体意识面多有所说词。

也来说一个笑话:"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我们成年人是全都要。“

既然都要,我们是否敢于将快乐和痛苦一起拥抱,而不必像小丑一样,逼上绝境。

祝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点图文

头条推荐

热图推荐

  • 这里的孩子爱踢球(体育大看台)——青岛市城阳区校园足球一瞥

  • 泰国留学,选择公立大学还是私立大学?

  • 深圳自考实践考核怎么报考?难不难?

  • 广州一男童疑遭老师重创后精神失常,学校表示负责,现又反悔不认

图文推荐

  • 广州一男童疑遭老师重创后精神失常,学校表示负责,现又反悔不认

  • 中国女性健康 教育 就业等水平持续提升 保障妇女权益的法律体系不断完善

  • 粤港澳大湾区人才去哪了?答案在这份报告里!

  • “这样的女生,男生不喜欢”,最差劲的性别教育莫过于此